Work is love made visible.

寫寫日常,寫寫自己——黃繭

新海誠最新電影日本動畫《鈴芽之旅》(すずめの戸締まり)黃繭影評-1

「我不要活在沒有你的世界。」—— 新海誠災難三部曲之終站《鈴芽之旅》深度解析/影評

門的另一端,存在著所有的時間——(扉の向こうには、すべての時間があった——)

新海誠三部曲,終於以《鈴芽之旅》(すずめの戸締まり)寫下完美的句點。

故事描述一名少女與少年的相遇,以日本各地的廢墟作為舞台,展開「關門」任務的公路旅行,這次《鈴芽之旅》添加許多奇幻的元素,更以擬人化貓咪、椅子等物件,讓新海誠的創作有了更多變化。電影更甚至放入性別多元的觀點,讓祭祀者(關門師)的角色,不再只限於女性!新海誠傳達了「奇蹟」之所以能夠發生,是因為與善良的人們相助相遇,才能創造出無限的未來。

從海報設計上的一制性,我們其實不難窺誠見三部曲《你的名字》、《天氣之子》、《鈴芽之旅》的逐步成形,而這次音樂製作也由 RADWIMPS 擔當,每回推出的主題歌,曲曲經典,企劃這次也由川村元氣擔任,從固定班底來看,新海誠與團隊確實培養了絕佳默契,最終與團隊一起駕馭了更寬廣的世界觀!

耗時三年,讓新海誠傷透腦筋的影像分鏡!

製作《鈴芽之旅》的過程,最讓新海誠卡關的部分是影像分鏡,耗時了長達 15 個月的時間。人物角色設定對於導演新海誠來說,可謂駕輕就熟了,但這次故事加入許多擬人化的角色,比如:椅子、貓咪大臣,要將角色畫出靈魂,據聞這讓新海誠十分苦惱,光是椅子的速寫就有好幾個版本,兩個顏色拼接、星星的圖騰,最後以「黃色」亮相,也受到觀眾的喜歡。

新海誠起初對椅子的發想,是取用於日本傳說「分福茶釜」裡頭的狸貓,但因為狸貓距離生活太遠了,所以新海誠將色化作椅子,更貼近鈴芽的日常,並取用了狸貓雙眼,塑造出椅子可愛的靈活樣貌!

圖片|東宝MOVIEチャンネル

大自然就像貓一樣,你無法約束它

製作《鈴芽之旅》的過程,新海誠搬了家,透過改變窗外的景色,用嶄新的心情迎接作品,這期間他養了兩隻貓咪,一隻叫做雀(スズメ,同音鈴芽),另一隻則叫做燕(ツバメ),使用「雀」這個名字來叫喚貓咪,雖然聽來有突兀,卻也讓他產生了憐愛,因此在動畫的設定裡,你會看到新海誠讓鈴芽在旅行的過程裡,不斷有人叫喚著她的名字。

圖片|《鈴芽之旅》劇照

製作《鈴芽之旅》之前,新海誠實際走訪許多日本的綠地,發現過往充滿生機的地方,變得沒落,再加上東日本大震災(311大地震)以及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(COVID-19)的種種反思,新海誠感受到大自然的殘酷與美麗,作為一名動畫導演,他希望透過創作留下什麼。

飼養貓咪同時,讓新海誠意識到,貓咪就與大自然一樣,充滿了變數且不可控,他特別將貓與人對峙的畫面,加入電影情節。同時也傳達予我們,無論貓,或是人,生命一直都有限,當大臣變回了要石,祂對鈴芽說:「無法成為鈴芽的貓咪,那就用妳的手將一切恢復原狀。」面對生命的有限,我們不得不與摯愛的人事物說再見,新海誠透過作品傳達給亡者遺族們,鼓勵我們懷抱希望,面對明日。

命中註定的相遇,是「活著」最不可測的幸福

對於戀愛線(Love Line)十分講究的觀眾來說,想必對前兩部曲《你的名字》、《天氣之子》的肯定感到有些突兀,最終曲《鈴芽之旅》雖有戀愛線,但相較前兩部作品,確實收斂許多,新海誠提到鈴芽跟草太的關係不純粹是以「戀愛」來形容,反而更以「夥伴」來定義他們。

圖片|《鈴芽之旅》劇照

起初草太認為自己是關門師,唯有自己才能完成使命,抱持這份想法,可觀察到他在言語跟行為上與人保持疏離,鈴芽卻從未打退堂鼓,反而以自己的方式靠近草太。鈴芽第一次看見巨大蚯蚓時,她站在原地瑟瑟發抖,緊握胸口以後,如同長出勇氣般奔向草太身後,一起奮力將笨重的門關上。

新海誠將「一見鐘情」與「生命無常」的元素加入其中,人們背負巨大的傷痛活著,雖然痛苦,但在無限的未來裡頭,說不定命運之人正在未來等著我們,這個人的出現,可能讓你變得更勇敢無懼,如同鈴芽的世界因草太長出勇氣,這趟旅程,他們看見彼此的脆弱與堅強,鈴芽也漸漸找到了不再孤單的意義。

關門師:看似不起眼的工作,卻拯救了世界

草太作為一名「關門師」,但實際上,另一個身份是在東京準備教甄的大學生,他在跟鈴芽聊天時特別提到,作為一名關門師,無法單純透過這個職業維生,他的心願是希望作為一名教職人員,一邊進行關門的任務,這個狀態也象徵了現代的我們,對於自己正在做的事情,抱持懷疑,不知道要不要持續下去。

圖片|《鈴芽之旅》劇照

「大事な仕事は、人からは見えない方がいいんだ。」——鈴芽之旅・草太
(重要的工作,最好不要被人們看見。)

無法為人所知的工作,就像是社會上一顆小小螺絲釘,日復一日,讓萬物持續運作,無論多麼不起眼,卻擁有拯救世界的能力。新海誠從單打獨鬥製作,到現在能擁有專業的團隊並肩,沿路走來,他比誰都體悟過辛苦,但他也相信,每一個人都是如此獨一無二的存在。我們之所以能構成現在的我們,是擁抱了恐懼與幸福,從他人身上獲得了自己所沒有的東西,形塑了「現在」的我們。

鈴芽脫落的鞋,就像失去了腳的椅子

新海誠的作品裡,最讓人深刻的作品,是以姐弟戀堪稱的《言葉之庭》,男女主角秋月以「鞋」作為連結,他努力為女主角雪野打造出一雙適合的鞋,他希望這雙鞋,能成為雪野行走的力量。

而在這部作品裡,不斷出現「鞋」的畫面,失去了鞋的鈴芽,待在超商裡引起人們側目,為了關門而努力奔走的她,最後卻因失去草太悲傷而歸,當下的她,穿著滿佈髒污與血跡的襪子,如同失去了一隻腳的椅子,滿是傷痕累累且不再完整。

(延伸閱讀:「炭治郎,你已經變得比先前強大許多!」鬼滅之刃〈上弦集結,前進刀匠村〉影評

圖片|《鈴芽之旅》劇照

兒時的她失去了母親,而現在的她則是失去了草太,雙倍的絕望感深深襲來,唯一與過去不同的,她已經擁為自己振作的能力了,抱持著將草太救回的心情,回到了東京公寓。

她洗去一身狼狽,換上和草太相遇的制服,接著穿上草太的鞋,展示決心,這雙鞋不只代表繼續行走的力量,彷彿草太也相伴在旁,懷著雙倍的勇氣出發,這次鈴芽不只為拯救世界奔走,也希望救出所愛之人。

明天的我,我會在未來等著你

新海誠透過「門」來連結「現世」與「後世」,不只跳脫空間,也跳脫時間,若沒有這扇門扉,鈴芽不會有機會遇見四歲的自己,更不會與草太和大臣相遇。

年幼的她,所見到的人並不是母親,而是「未來的自己」,讓人不禁聯想到新海誠過去的作品《追逐繁星的孩子》,也在探討人死後無法復生的道理,這部作品,不僅獻給了災害者遺族們,也獻給了在生活裡那個動彈不得的我們。

電影裡,不管是草太,或是草太的爺爺,見到鈴芽的時候,都曾經問過她說:「你不會害怕死亡嗎?」鈴芽從一開始就表示自己不害怕,到最後更甚至能勇敢說出:「我害怕的是沒有草太的世界!」鈴芽找到了對自己來說重要的人事物,如同最後結尾的歌曲,以歌詞歌頌著:でも恋は革命でも焦燥でも天変地異でもなくて(但戀愛既不是革命,也非焦躁,更不是天崩地裂)/君だった(而是你)

圖片|《鈴芽之旅》劇照

鈴芽帶著決心拯救草太,親吻那代替了要石,鎮守於門的另一側,鈴芽伸手拉住了逐漸被冰封的他,那瞬間我們看見了草太的視線,以鈴芽的畫面貫穿一切,更甚至模擬了因地震陷落於瓦礫之中的視線,草太說著:「我好想要活下去⋯⋯」

拯救者與被拯救者的心情連成一線,引發了真正的奇蹟,讓草太穿過了門回到了現世。

喜歡的人,成為了活下去的理由,未來的自己,累積成過去堆疊而成的力量,新海誠理解到在大自然面前的我們如此脆弱,卻也能因為任何的人事物而變得堅強,我們終究會越過絕望,擁抱充滿希望的明日。

圖片|《鈴芽之旅》劇照

每一道門,今日的結束,明日的開始

故事以開門與鎖門,作為始與終,一把鑰匙,連結每日相遇的所有,新海誠導演於三部曲最後,交出了一張超越過去的成績單,他細心大膽地加入許多元素,講述了自然、愛、生死。

他曾於受訪時表示,作品初次放映的當下,感覺相當緊張,或許有人會因為這部電影陷入傷心,又或者有人看了這部作品,能感受到自然天災的震撼,他希望這部作品,可以成為未來的孩子們共通的語言。

無論明日是好是壞,願我們內心那一道名為「希望」的光芒,永遠不會熄滅。

附上我非常喜歡的電影主題曲〈カナタハルカ〉,「カナタ」以古語解釋,可視為「彼方、另一端」的意思,用以譯作為〈遙遠的彼方〉,當音樂奏下那一刻,可說是整個電影裡最催淚的環節之一。

本篇影評同步刊載以下平台:方格子Medium,如需轉載請來信告知。

黃繭 Chien-Huang


傾聽城市日常,用文字釀成故事,讓我們再靠近一點。

書寫/電影/閱讀/動漫/展覽講座 & 活動邀約
出版著作《溺日》、《透光練習》
合作來信:write8158@gmail.com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Exit mobile version